數字報

《黎明前夜》用驚險雜技講好紅色故事

2021-07-16 10:50:13|圖文來源:南京日報

入選國家藝術基金2020年度滾動資助項目,專家齊聚研討——

《黎明前夜》用驚險雜技講好紅色故事

國家藝術基金2020年度滾動資助項目、大型原創紅色雜技劇《黎明前夜》“一改”專家研討會近日在南京召開。該劇由南京市雜技團創排演出,取材自南京紅色歷史文化資源,講述渡江戰役前夕,偵察小分隊在江南遊擊隊隊長張四姐等人的掩護和配合下,歷經艱險,智取江防圖,出色完成偵察任務,為保障渡江戰役勝利和贏得全國解放作出重大貢獻的故事。2020年,全國共有125部國家藝術基金項目申報滾動資助,最終僅有17部成功立項滾動資助,江蘇入選3部,雜技劇《黎明前夜》正是其中之一。在此次“一改”研討會上,專家們從不同角度探討了該劇的成功之處,同時也指出了該劇待完善提升的空間,期待該劇進一步打磨成為精品力作。

首開先河——

以雜技劇形式講述革命故事

《黎明前夜》取材自南京紅色歷史文化資源,是國內首部紅色題材雜技劇。該劇在舞台呈現上採用類似電影蒙太奇的手法,以兩度空間在同一時刻交替呈現的情景調度,來演繹攻防和佈防雙方中的“沙盤佈陣”;在技術手段上,集合了高空攀越、翻騰特技、魔術、懸蕩和極具地方特色的江南評彈等多種藝術形式,將雜技“驚、險、特”的特點融入立體舞台敍事,塑造偵察兵“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特性和高尚革命情懷,生動勾勒出英雄羣像,藝術感染力極強,具有深遠的歷史意義和強烈的現實意義。

自首演以來,雜技劇《黎明前夜》已在全國巡演二十餘場,幾乎場場爆滿,好評如潮。2018年,該劇成功立項國家藝術基金舞台藝術創作項目,2020年,再次成功立項國家藝術基金滾動資助項目。據悉,國家藝術基金滾動資助項目主要面向評審年期間已經通過結項驗收的國家藝術基金大型舞台劇和作品創作項目,本着導向性、示範性原則,堅持高標準、嚴要求從中選優拔萃,給予滾動資助。

作為一部首開先河的紅色題材雜技劇,《黎明前夜》創作之難超乎想象。南京市雜技團團長池文傑表示:“《黎明前夜》是由南京市雜技團全體創排演出的,在雜技的領域中是第一個團能做出用紅色主題做雜技劇的。”主創團隊在創作初期就到渡江勝利紀念館去採風,運用雜技完成人物塑造、情節鋪墊,將故事完整地呈現出來。“舞蹈演員、雜技演員不能開口説話,我們便設置了一個評彈説書人的角色,通過他的講述帶領觀眾去感受那段歷史。”該劇總導演李春燕説。

“《黎明前夜》開創了一個非常好的先河,軍事題材其實很適合雜技表現,這個選題非常好,而且在全國走在前列。後面一些軍事題材創作多多少少都受了《黎明前夜》的影響,因為看了這個劇,發現了這類題材的更多可能性。”原福建省雜技團團長、一級導演黃國慶説,《黎明前夜》起到了啓迪作用。

中國戲劇家協會《中國戲劇》雜誌原主編、編審姜志濤稱讚《黎明前夜》“是一個了不起的創舉”。著名雜技、木偶、皮影劇作家、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專家委員會委員李延年評價《黎明前夜》是“史詩般的題材!”

耳目一新——

雜技與敍事巧妙融合

雜技劇,到底是雜技更重要還是劇情更重要?這是業界近年探討頗多的話題。在專家們看來,《黎明前夜》在雜技技藝與敍事性上做到了巧妙的融合,並且具有創造性。

“雜技和劇情誰為誰服務?在做這個劇的時候對於這個問題我們是有深度思考的,就是既然叫雜技劇,劇情肯定得説通、説精彩,但是雜技劇要是雜技的部分少了,還能叫雜技劇嗎?”李春燕表示,雜技是創作主體與核心,要用雜技技藝去呈現紅色故事、革命故事、中國故事。

“用雜技來講故事其實非常不容易,這部劇是非常成功的一個例子。”《黎明前夜》給中國雜技團有限公司總工程師、一級舞美設計師王建民的第一印象就是震撼,在他看來,雜技劇的調整和變化週期之長是其他劇所難以比擬的,高難動作在舞台上的最終完成需要長期的積累以及鍛鍊,形成條件反射來保障,所以相當不容易。“它的精彩就在於常人難以為之,這部劇融合到這種程度實屬不易。”

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博士研究生導師馬也談及《黎明前夜》的創造性時表示:“我總覺得雜技是一種高難度的、創新的、高精尖的技藝,這樣的藝術品類和我們有情節情感內容的戲劇性融在一起,是一種時代的產物。包括我們現在燈光、舞台樣式的呈現,我覺得這是一種新的互滲、新的融合、新樣式的創造。”

“人沒有技不驚人,但是沒有藝不感人,雜技使故事更好看、更驚奇,這是一部有探索、有價值、有前途的劇目。”中國評劇院藝術指導、一級作曲王亞勳説。

著名雜技、木偶、皮影劇作家李延年認為,《黎明前夜》是為雜技劇正名的精品之作。“近幾年來雜技劇出現了一種不應該出現的現象,就是以舞蹈為主,雜技反而成了附屬品,變成了炒的這盤菜上一片裝飾的香菜葉子,這是很不應該的,也是不提倡的。”他稱讚《黎明前夜》把紮紮實實的雜技表現在觀眾面前。

改進細節——

打造更震撼人心的精品

能夠入選國家藝術基金滾動資助項目的劇目都是有良好基礎、有精品品相、有成為精品力作潛力的作品。國家藝術基金專家委員會委員、中國戲劇家協會顧問、原分黨組書記、研究員季國平在研討會上提出: “希望院團抓住這次機會再改、再言、再出發,以必勝的信念勇攀藝術高峯。”

專家們從戲劇創作、雜技技藝、音樂光影、故事結構等方面和一些細節問題,提出了不少建議。

“舞台方面,還要在舞美以及二度藝術手段的體現上,增強美學品質,使其更恢弘、更大氣、更震撼。音樂上,還要借鑑一點‘鐘山風雨起蒼黃,百萬雄師過大江’。”中國評劇院藝術指導、北京演藝集團藝術委員會副主任、一級作曲家王亞勳建議,劇目應在舞台和燈光上進行進一步打磨提升。

“可以想辦法通過各種手段製作‘意料之外’。”中國雜技團有限公司總工程師、一級舞美設計師王建民從觀眾欣賞角度出發,提出修改建議,“要讓人感覺,總有沒想到的事情在發生。因為讓觀眾印象深刻都是意料之外的。”他説,“除了講述方式,還有燈光、聲音等等都可以營造這種效果。燈光的運用在刻畫人物的時候是一個很好的手段,它能引起共鳴、引起震撼,有些時候甚至能起到奇特的效果。”

對於《黎明前夜》中的評彈説書人設置,專家們也各抒己見。

李延年認為,目前的説書人缺乏時代感,“既然是作為串場人,不妨多設計幾個,共同探討。比如説是不是可以設置一名老英雄,讓他回憶渡江的時候是怎麼樣的情形;或者設計一個參加渡江戰役年輕戰士來講述。”黃國慶則建議若是要保留説書人,可以固定在舞台的某個角落,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在演員表演過程中進進出出。

面對專家們的建議,南京市雜技團團長池文傑表示,將通過不斷總結雜技劇創作的經驗教訓,呈現出一台更為飽滿、流暢、更能打動人心的優秀作品。

南報融媒體記者 邢虹 實習生 沈婉婷

版權聲明

1、本文為南京日報、金陵晚報、南報網原創作品。

2、所有原創作品,包括但不限於圖片、文字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著作權人合法授權,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使用或者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3、本網站摘錄或轉載的屬於第三方的信息,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轉載信息版權屬於原媒體及作者。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擅自轉載使用,請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作者:邢虹 實習生 沈婉婷 責任編輯:朱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