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報

脱貧攻堅,南京交出高質量答卷

2020-07-05 15:00:17|圖文來源:南京日報


溧水石頭寨村從藍莓產業發展入手,組織開展技能培訓,提升自我“造血”功能。 南報融媒體記者 馮芃攝溧水石頭寨村從藍莓產業發展入手,組織開展技能培訓,提升自我“造血”功能。 南報融媒體記者 馮芃攝


“一人不少、一户不落”,聚力鞏固精準脱貧成果

脱貧攻堅,我市交出高質量答卷

南報網訊 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收官之年,也是脱貧攻堅決戰決勝之年,高質量打贏脱貧攻堅戰,是南京義不容辭的政治責任。

2019年年底,我市脱貧攻堅工作取得決定性進展,全市“十三五”期間建檔立卡的7.7萬農村低收入人口100%脱貧,200個經濟薄弱村100%摘帽。在此基礎上,為堅持高標準、體現高水平、確保高質量,今年以來,針對剛剛踩線脱貧的邊緣户和邊緣村,我市堅持精準施策,聚力鞏固精準脱貧成果,防止返貧現象發生,確保全市“一人不少、一户不落”邁入高水平全面小康社會。

“一村一法”“一户一策”,鋪就精準脱貧路

扶貧要避免千篇一律,精準扶貧最難的是“施策”,這就要求必須瞄準重點、明確靶向,為此我市實施“一村一法”“一户一策”的脱貧方案。

2018年,高淳區陽江鎮臨湖村村集體穩定性收入為93.86萬元,低於市定“摘帽”標準的100萬元,成為全市最後一個未脱貧村。針對村集體收入缺乏穩定來源,市、區聯動送來“造血”資金——市農業農村局安排專項資金100萬元;紫金農商銀行支持200萬元;高淳區政府、陽江鎮政府各配套支持100萬元,村裏利用這500萬元購置了高淳區螃蟹城門面房,每年可獲15%的固定收益。江寧區交通建設集團出資20萬元幫助臨湖村購買苗木,在楊家灣建設苗圃基地,每株苗木售價超過1000元。2019年,臨湖村村集體穩定性收入達180.7萬元,順利實現脱貧“摘帽”。

臨湖村村集體經濟的大幅提升,正是得益於我市實施的“一村一法”脱貧方案。“十三五”以來,在我市脱貧攻堅過程中,“一村一法”發揮了重要作用:溧水區白馬鎮石頭寨村利用扶貧開發專項資金,大力發展“兩莓”產業,小小藍莓成為全村人的“致富果”;高淳區漆橋鎮和平村以茶葉、早園竹等為主導產業,通過村電商平台進行外銷,直接帶動村級集體經濟增收數十萬元。

對於低收入農户,我市則實施“一户一策”的脱貧方案。陳德軍是六合區金牛湖街道長山社區村民,由於兩個兒子先天性聾啞,一家人的生活重擔全部壓在陳德軍一人身上。考慮到他們家實際情況,街道不僅為陳德軍和他的大兒子推薦了工作,還在其小兒子就讀的學校為陳德軍的妻子安排了保潔工作,2019年,一家務工收入達到5萬多元,超過年人均收入9000元的市定“脱貧”標準,更讓全家人看到了希望。

提升低保標準、提供就業崗位、鼓勵幫扶創業……正是“一户一策”的精準發力,讓我市農村低收入人口全部順利脱貧。

聚焦“兩不愁、三保障”,實現更高質量脱貧

“兩不愁”真不愁、“三保障”有保障,是貧困人口脱貧的基本要求和核心指標。“兩不愁”是指穩定實現農村貧困人口不愁吃、不愁穿;“三保障”是指保障其義務教育、基本醫療和住房安全。

在六合區馬鞍街道大聖村,低收入農户王銀翠家苦日子就快熬到頭了,在南財大讀書的大女兒剛剛畢業,正在找工作;小女兒目前在六合一中就讀,成績也不錯。“我長期生病,全靠丈夫一人打工養家,好在女兒都有出息。”王銀翠説。對於像王銀翠這樣的貧困家庭,大聖村除了發放全區統籌的扶貧助學金,還主動對接區工商聯,為大學生爭取助學金。去年,王銀翠家共領到5000元,減輕了女兒的學費負擔。大聖村村支書陳紅表示,教育扶貧能夠阻斷貧困的代際傳遞。

高淳區淳溪街道居民夏紅華,成功搭建起社會慈善力量與弱勢羣體之間的愛心平台,堅持慈善助學13年,先後為156位社會愛心人士和178名困難學生成功結對,累計資助困難家庭學生953人次,資助金額達199餘萬元,已幫上百名寒門學子圓了大學夢。

無論是教育扶貧、醫療扶貧,還是改善住房條件,其根本目的是為了拔斷窮根,提升百姓的幸福感。

脱貧攻堅以來,我市扶貧戰線聚焦“兩不愁、三保障”,確保脱貧成色更足、質量更高。義務教育方面,針對低收入家庭學生,我市在實施教育費用全額減免的基礎上,落實“幼兒園1200元/年、小學1500元/年、初中和高中2000元/年”的生活補助標準;基本醫療方面,全面落實“困難人員參加城鄉居民醫療保險享受財政全額補助,大病保險起付標準降低至1萬元,各報銷費用段報銷比例提高5個百分點”政策,讓低收入羣體享受多重醫療保障,同時進一步加大醫療救助和臨時救助力度;農村貧困家庭住房條件改善方面,2019年實施了1321户危房改造任務,當年全部完成。

建立防止返貧長效機制,鞏固精準脱貧成果

逆水行舟用力撐,一篙鬆勁退千尋。南京雖已實現“兩個100%”脱貧摘帽的目標,但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導致的相對貧困卻客觀存在,同時還承擔了對口幫扶任務,脱貧攻堅仍有大量工作要做。

今年3月26日,市委市政府召開打好精準脱貧攻堅戰工作會議,記者從會上獲悉,當前,我市家庭年人均可支配收入高於9000元但不足1萬元的低收入農户仍有797户;村級穩定性收入超過100萬元但低於150萬元的經濟薄弱村還有24個,針對這些剛剛踩線脱貧的邊緣户和邊緣村,我市出台《關於建立防止返貧長效機制的實施方案》,聚力鞏固精準脱貧成果。

這些邊緣户和邊緣村,主要集中在我市南北“兩極”的高淳區和六合區。

六合區按照市委市政府要求,對年穩定性收入不足150萬元的13個村,全部落實區委常委掛鈎幫扶的“一村一法”方案。以龍袍街道新橋社區為例,2019年村集體穩定性收入為140.9萬元,今年,將通過打造優質稻米品牌、引進高效水產養殖、發展樓宇經濟等舉措,實現村集體穩定性收入超200萬元。高淳區推動街鎮領導、區級機關黨員幹部與248户脱貧邊緣户進行“雙重掛鈎”,積極落實按季度監測收入、常態化走訪幫扶等舉措,梳理排定“一户一策”方案,緊盯“防範返貧”和“解決相對貧困”兩大任務。此外,聚焦“兩不愁、三保障”,全市各相關部門先後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強化政策兜底,加大社會救助保障力度。

從全面完成脱貧目標,到鞏固精準脱貧成果,扶貧工作只有起點,沒有終點。我市扶貧戰線的幹部羣眾,還在持續不斷攻堅克難,確保奪取脱貧攻堅戰全面勝利,確保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圓滿收官。

南報融媒體記者 李都

作者:李都 責任編輯:朱皓